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靖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5 11:42:31 | 查看: 34| 回复: 1
  在恍惚间,徐明诚看到章兰芷提着一袋垃圾向他走来,他低下头,让长长脏脏的头发遮住脸,章兰芷从他身边经过时,惊叫了一声“明诚!”
  大惊失色,徐明诚拿起包,逃命似的奔跑。章兰芷惊呼着在后面追。他流着泪,一路狂奔。一路跑,直跑得精疲力尽,直跑得星光隐耀、月色无光。
  居然跑到了南山公园,就是在这里,徐明诚把孙安邦推入了大江。他在一座小亭子里坐下,掏出手机,居然没有一个未接电话,他不无悲哀地发现,他已经彻底被这个世界所遗忘,没有人在乎他所经受的痛苦与风霜。他想起一个大学同学借了他5万块,已经好几年了,他也没有要过,现在正是救命的,他便给那个同学打了电话,这才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停机了。
  南山公园地势较高,西临大江,江风吹过来,带着一种腥味,还有浮萍的味道,蚊虫也少,今晚应当可以安寝。徐明诚把包放下当枕头,躺在亭子的长凳上,心满意足。
  居然看到三两只萤火虫飞进亭子里,一闪一灭的灯,它们是夜的精灵,思乡的虫。小时候,当油菜籽收获时,这些精灵就出现了,那时,它们成群结队,扫荡夜空。奶奶拉起他的手,轻声哼唱,“萤火虫,提灯笼,我在思念你,飞进我心中。”奶奶不识字,唱得往往含混不清。
  徐明诚做了一个梦。
  安适地坐在章兰芷家的阳台上看夕阳,霞光统治了夜幕降临前的天空,雀鸟在空中翩飞,发出归巢的信号。章兰芷抚着他的脸,他一动不动,任凭这种灼热感传遍全身,她解开他的衬衣,轻抚他的身子,并俯下身亲吻他的唇,他感觉地狱的烈火在他的体内聚焦,炽热的岩浆在涌动沸腾。她解他的裤子,他在战栗中惊醒。
  两个脏兮兮的流浪汉正在解徐明诚的裤子,见他醒了,两人一轰而散。
  起身清点财物,发现那枚戒指换来的钱都不见了,徐明诚苦涩地摇摇头,没有想到一旦沦落居然会受到这样纵让你钯能利刃,汤着吾锤迸折钉!”沙和尚见他两个攀话,忍不住近前高叫道:“那怪物休得浪言!古人云,口说无凭,做出便见的危险与羞辱,他决定去市心广场过一夜,因为那里人多,较为安全。
  月光朗照,风也柔和,知了也歇息了,街边纳凉的人们三三两两收拾起躺椅回家了,其实这样的悠然的生活才是他所向往的,但是徐明诚却得不到。尽管既往的事实已然证明这是不切实际的,但他的内心仍然有着一个小小的期盼,期盼着章兰芷有朝一日能够回心转意,他可以与章兰芷一起远走高飞、浪迹天涯。
  市心广场纳凉的人都散去了,没有走的人都是和他一样的流浪汉,有了前车之鉴,徐明诚把手机放在包里面,头枕头包却怎么也睡不着。启明星还在天上时,他是被扫地的大叔叫醒的,因为城管要过来检查了。徐明诚挣扎着起来,像当年读书一样。他找了个公共厕所,刷了个牙,洗了个脸,头发已经结了一块块的,手指都梳不开。
  饿了,做了一晚的梦,都在吃东西。但徐明诚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他不想去乞讨。身上唯一能卖的就是那部NOKIA手机了。只要500块他就卖了,然后回老家看看,然后一路南下,去广州和海南看看。
  找了一家当铺,把手机递上去,伙计熟练地把他的SIM卡取出来,然后开机,“这款手机要是一年前还能值个2000多。”“那现在呢?”“现在最多400,你卖不卖?”“我手机买的时间要6000多啊。”“你的手机?”伙计满腹狐疑。“是我自己的手机,我公司破产了。”徐明诚如实相告。“好啦,你也是曾经辉煌过,一口价,500块。”
  吃过早饭,徐明诚坐上了开往昭关镇的中巴车。
  多云天。阳光被厚厚的云层所阻挡,但天气还是热得让人难耐,车上有两个大妈在聊着天,“听说鲍庄村徐家的儿子开的公司倒闭了,法院的人都在找他呢。”“你说那小子啊,倒是挺有礼貌的,小时候就是在我们村长大的,小时候就很聪明,他奶奶去世之后,就很少来了,去年还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回来显摆,没有想到今年就破产了。”“人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朝富贵,明朝落败。”“哎,谁说不是呢?”
  徐明诚知道她们是在说他,他扭过头看窗外。
  窗外一边是延绵的小山,山上都是些灌木,偶尔有几株高大的构树,构树上挂满了红色的浆果——向动物们奉献天然的维生素C,一些鸟雀就靠着这些浆果过活。另一边是成片的稻田,水稻已经抽穗,田埂边零星站着几个扛着铁锹的农人。棉花田里,棉花已经开花了,有莹白的花朵,还有些是粉红的,这些棉花很容易招惹一种外表发绿的毛毛虫——它们憨态可掬地大肆啃食棉花叶子。花生的花大多是落尽了,还有些残存的黄色小花在微风中摇曳,那些埋藏在散户亏损、机构吃肉?A股去散户化正在不断加速地下的种子要到中秋节才会停止生长。
  这些熟悉的风景迎面扑来让徐明诚无处躲闪,他被悲伤击中——在路的尽头,只有往事,再无亲人。
  车一路上走走停停,到达昭关镇就不走了,车主给的理由是,“刹车有问题,如果走前面的山道,会很危险。”乘客们一下车便四散而去。
  这里离鲍庄还有10里路,徐明诚决定吃顿饭再走,如果条件容许的话,他想理了发再走。在镇上的一家小饭店他要了两个菜和一瓶二锅头,他知道自己身上钱不多,只点了一个烧茄子和青椒毛豆。
  饭店只有老板娘和一个大妈,还有一个七八岁眉目清朗的小女孩,那女孩眼睛亮亮的,仰起脸,好奇地打量徐明诚,他别过脸去,他容易被纯真的目光所灼伤。
  大妈把菜端到徐明诚桌边,就被徐明诚身上的臭味所薰染几乎要掩鼻而逃,老板娘用一种怪怪的眼神打量他,他也觉得老板娘似曾相识,他其实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但眼下,他不想让任何人认出来。
  “明诚!你真的是明诚!”老板娘一声惊呼。
  站起身,拿起包,准备要逃。但徐明诚一想,不对啊,柳之倩又不是章兰芷,自己为什么要逃,而且,饭菜还没有吃完,逃走后去哪里再吃一顿饱饭?于是,他又坐下来,继续吃喝。
  “明诚,看样子你是落魄了,连我柳之倩也不敢相认!”
  徐明诚并不理会柳之倩的絮叨,打算吃完饭就走。他现在这副9月29日午盘计划:节前如何赚钱?样子,和任何人相认,只会增加人家的心理负担,也徒增自己的伤感。
  “明诚,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无情无义!”柳之倩怨恨地说。
  徐明诚放下酒杯,透过挡在额前脏兮兮的头发,定定地看着柳之倩。
  “你还好吗?”
  “好不好,你知道的。”
  不一会儿,一盘红烧杂鱼被端过来,柳之倩拿着碗筷和酒杯坐了过来。
  “明诚,好多年不见。”她笑吟吟地看着他,笑出了泪水。“来,我陪你喝。”
  把额前脏兮兮的头发向后拢了拢,“之倩,我……”徐明诚的泪也下来了。
  “哭什么呀。”柳之倩拍拍他的肩,“不要英雄气短,不是都挺好吗?来,干一杯。”说罢,柳之倩喝了一大口酒,呛得她直咳嗽。
  徐明诚股市房价物价劳动力的大涨,可以提升整个中国的价值一饮而尽。
  “见到你真高兴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说完,开始抹泪。
  “不要哭了,你刚才不是说过挺好的嘛。”他安慰她”行者道:“不是相请,就是说亲
  “告诉你一件高兴的事情啊。”柳之倩抬起泪眼。
  想现在还能有什么高兴事?徐明诚心想。自从上了光明中学,他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开心事,他每天都是在不快乐的浓黑夜空寻找快乐的微弱亮光。
  “思明,过来。”柳之倩对正在剥豆子的小女孩说,“过来,叫爸爸。”她用眼神示意小姑娘。
  “他太脏了,不是爸爸。”小姑娘不情愿地囔着。
  僵在那里,徐明诚心想,这个小姑娘难道是他与柳之倩为数不多的、在江南理工的校外某个小宾馆、或是其他什么酒店一夜缠绵、蒙上帝恩宠留下的小天使?那时他心系章兰芷,并不情愿这么做。但柳之倩不顾羞涩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宁静而坦然,少女的乳,结实而微翘,她平静地拉起他的手放在她那嫩芽一样因紧张和执着而不停战栗的乳上。“明诚,把我带走吧。”她的嘴唇颤动,她求他,他不语,身子硬硬地梗在那儿,“那就把我的身子带走吧。我就要结婚了,可是我爱的人是你,你教我怎么办?”她低泣着,幽怨而悲伤,徐明诚的心碎如经春风吹落的樱花洁白的花瓣一样一片一片打着转儿落到水面,随着命运的不息之水无尽漂流。
  徐明诚打量着小姑娘,没错,那灵动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那微厚的翘嘴唇,那藏起来的忧与不安——都是自己关于儿时的记忆与别人捎带来的传说,这个小姑娘无疑就是他的女儿,他的心犹如冰冷的海水涌进了墨西哥湾暖流。
  邋里邋遢,都没法抱抱女儿。徐明诚忽然想起什么,起身在口袋里翻出400块,递给小姑娘,这个怯生生的小姑娘,退了两步。
  小姑娘看着妈妈,并不来接。
  “爸爸给的钱,当然要接,还有,爸爸过会洗个澡,就会很帅,像以前一样帅,他会陪你玩,会和你做好朋友,也不会打思明,会保护我们。”柳之倩一口气便赋予他诸多良好且并非来自于想象的品质。
  小姑娘露出欢欣来,接过钱,蹦蹦跳跳地去玩了。
  “这些年你辛苦了,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徐明诚端起酒杯,并不看她,而是看门外八月正午的阳光晒在一段矮矮土墙上盛开着的黄色肥硕的南瓜花上。
  柳之倩摇摇头。“我也想找过你,而且的确找过你,不过你们公司的保安把我拦下了,说什么和总裁见面要预约才行,我心想,我们地位这么悬殊,找到你,也是让你为难,一个让男人为难的女人不是好女人。现在见到你这副样子,我的心反而踏”凤姐便命人去:“快打了他来,告诉他我来家了,太太也在这里,请他来帮个忙儿实了些,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们了。”
 对标新日恒力 疯狂月桂二酸核心原料+黄金资产注入预期 “那么,他呢?你老公呢?”
  “他死了,死于车祸,女儿三岁不到,他就死了,他因为女儿不是他的,一直耿耿于怀,整天借酒浇愁,还打我们。”
  “打你们?”徐明诚的心隐隐作痛。
  柳之倩摇摇头,“本来我想,既然都有女儿了,就想和他好好过日子,把女儿养大成人,但他好赌,而且酗酒,看我和女儿都不顺眼。”
  徐明诚知道这样问下去会没有尽头,“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柳思明。”
  用手指指小朋友再指指自己,“‘明’是指我吗?”
 显著超预期! 她点点头。
  尽管强忍着,徐明诚的泪还是一滴一滴落下来。她走过来,不顾还有客人把他抱紧,她的乳压在他的胸前,他闻到了她身上成熟女人的味道——那是一种褪去初恋的生涩、祛除热恋的娇嗔、宜家宜室的味道,带着烟火气,一种让人心安的味道,她的身子也结实了,不像当年他认识她时的那样纤瘦单薄。
  必须承认,柳之倩是一个颇具魅力的女人,丹凤眼泛起的波光与媚态,身材丰腴,皮肤白皙,胸部鼓鼓,她就像汩汩流淌的泉水,可以滋养他的身子,他的生命,他的灵魂。但他知道,他爱的不是她,他爱的是章兰芷,他也知道章兰芷离他越来越远、在云端、在天际、在杳冥无知的地方。让他痛苦的是,他的精神和肉体注定是要分离——他的精神早就追随章兰芷而去,肉体却要留在原地,留在某个他假意要爱的女人身边。
  坐在靠窗位置的是一个60多岁的大叔,他一个人自斟自饮,而他们沉浸在各自故事所带来的惊喜之中,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直至他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我认识你们,你叫徐明诚,你叫柳之倩。”大叔端着酒杯,用眼神指着他们,他步态有些摇晃,头发花白,但眼神还是锋利如刀。
  但凭这道锋利的眼神徐明诚便已知道来者何人。
  柳之倩眼尖,“是张长安警官。”她顿了一下,“张警官来也不打声招呼,我都认不出了。没听说你老家在昭关啊。”她招呼那个妇人,“吴嫂,你给张警官炒两个好菜,我请客。”
  张长安摆摆手,“我老家是在昭关。有河鱼吗?我吃的菜我掏钱。”
  “吴嫂,烧河鱼。”柳之倩朝吴嫂招招手,“张警官,你也退休了,该享享清福了。你看,明诚也是刚到,我们一家子才团圆。”柳之倩幽幽地看着张长安。
  “你看你,我也没有说什么啊。”张长安笑笑,“我们只是叙叙旧,我现在都退休了,你就是杀了人,也与我没有关系啊。”
  “那倒是。但是保不准你你还重算旧账。”
  “徐明诚。”张长安眯缝着眼,“听说你的公司破产了?还有,你老婆也出事了?你买了三份保险,都理赔了吗?”
  不知道如何回答,就如多年之前张长安抛给他的那些问题一样。其实对付警察,徐明诚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那就是“呆子不开口,神仙难下手”——这也是徐德光送给他的至理名言,当时,徐德光说这句至理名言是为了解释“讷言敏行”的。徐明诚知道,张长安问的这些问题,都大有讲究,可能是声东击西,也可能是环环相扣、层层递进,还有可能是诱敌深入、然后请君入瓮,总之,能不回答,就不回答,真不行,就只能装聋作哑了。
  “明诚,你去洗个头,再让思明带你去摘几个菜瓜,凉拌一下。”柳之倩给他解了围。“张警官肯定爱吃,脆嫩爽口。”
  “还是老板娘精明啊。这18年来,我心里一直有话闷着,想问问徐明诚啊。”张长安呡了口酒,看着矮矮土墙上、那些在八月午后阳光下、蔫头耷脑的黄色南今天,你赚钱了吗?涨停之股,好风凭借力,锦上再添花,众人拾柴火焰高!跌停之股,墙倒众人推,落井再下石,大难临头瓜花。
  穿过往事重重迷雾,二十多WiMi微美全息、商汤科技等公司欲用机器视觉AI化构筑智慧城市新蓝图年前,在太平桥派出所一个叫张长安的警察在徐明诚的记忆里渐渐清晰起来。徐明诚和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却在昭关镇的一个小饭店相遇,他们一个落魄一个退休,在八月的某个午后,在回忆的感召下,在对往事的追怀下。
  “我只想问你一句,徐明诚,二十多年前,在太平桥街道摆棋摊的孙安邦是不是你杀的?”张长安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问。
  刹那间,徐明诚跌入回忆的陷阱。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5 12:09:20
无语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