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靖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0 15:24:24 | 查看: 33| 回复: 1

  人都有一个梦。梦瑶有一个小说梦。梦了二十年,梦还是梦。她痴迷小说,走火入魔。写的多,登的少。登不登,往里拥。稿子满天飞,报刊社里飞。单行好事,莫问前程。单投稿子,莫问发表。这样说,是安慰。谁不想发表?写到现在,仅在市县级报刊上发表了一些小说。还没有在省级以上报刊上发表一篇小说。可是她踌躇满志心心恋恋冲出市县走向全国。
  梦瑶去看外地小姨。外遇一个小伙子。小伙子坐在候车室联椅上专心致志捧读一本杂志。做啥说啥,卖啥吆喝啥。她专注的是文学刊物。她歪头斜眼一瞧:正是她向往的《水花》刊物。正是她投稿的《水花》刊物。她一下子兴奋起来!张口便问:几期的?我可以看看吗?可以。你先看吧!她先翻阅目录。看到一篇短篇小说《春去春来》她更兴奋了。指着作者悄然的名字说,悄然不简单,能在知名刊物《水花》上发表小说真是令人羡慕!你还没看拙作你就夸奖。啊?!是你写的?是。我可遇到文友啦!请您指教!指教不指教,我也才入门。我大学中文系毕业当了编辑专发小说。人人都有嫉妒心理。我也有嫉妒心理。光发人家的小说我心里不平衡。插空子也发了自己一篇小说。你再看看编辑行列里的名字有没有悄然的名字?证明我说的不差。她马上找到编辑行列里悄然的名字。便笑嘻嘻地说,你说的不差。你年轻轻的当编辑真了不起啊!我好羡慕啊!不瞒你说谋到这个位置真”这一句话没完,又喘成一处.原来黛玉因今日听得宝玉宝钗的事情,这本是他数年的心病,一时急怒,所以迷惑了本性.及至回来吐了这一口血,心中却渐渐的明白过来,把头里的事一字也不记得了.这会子见紫鹃哭,方模糊想起傻大姐的话来, 此时反不伤心,惟求速死,以完此债.这里紫鹃雪雁只得守着,想要告诉人去,怕又象上次招得凤姐儿说他们失惊打怪的.  那知秋纹回去, 神情慌遽.正值贾母睡起中觉来,看见这般光景,便问怎么了.秋纹吓的连忙把刚才的事回了一遍. 贾母大惊说:“这还了得!"连忙着人叫了王夫人凤姐过来,告诉了他婆媳两个.凤姐道:“我都嘱咐到了,这是什么人走了风呢.这不更是一件难事了吗.贾母道:“且别管那些,先瞧瞧去是怎么样了不容易啊。我舅舅是市长还得低三下四,亲自跑到《水花》编辑部求书记给我安排了这个工作。人熟是一宝,熟了啥事好。我回编辑部,先给你发一篇小说。梦瑶一听恣昏了,昏了就说昏话。只要能发表,叫我咋着都行。梦瑶心里说,常听人说报社刊物编辑部也不是佛门净土。人情面子人际关系都是一样。关系稿名人稿人情稿面子稿亲戚稿换亲稿这稿那稿什么稿都有。报社编辑部里没有人,发表稿子没有门。文学是少数人的玩意儿。文学是特殊人的玩意儿。以人论稿,以人取稿。叫人不服,叫人愤恨。公平竞争,人人竞争。稿子面前,人人平等。叫人口服,叫人心服。啥时能这样?叫人心敞亮。啥时能公道?没了关系稿!嗨!幸好幸好!找着人了!小说能发表,好好好好好!悄然说,你别光说好,说好就是好?好话谁也会说。你还是看完小说再说吧!我想听听你对我这篇小说的评价。读者的评判,才是真正的标准。
  人与人的沟通说不上为了什么?大多都是臭味相投。两个人一来二去成了文友加朋友除了友还是友。友和不友大不一样。成了友咋着也行。相见恨晚,相爱恨短。马上进了旅馆开了房间。两人激情如烈火烧你也烧我!烧了处女膜,别的没烧着。我献给你青春,你给我发表小说。这样的好事天底下没处淘换。人要入了迷,付出多少代价都愿意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只要想要的东西拿到手,死不足惜!逼到杠了,不惜血本。这叫什么事嘛?想要的东西还没拿到手,便不惜血本。嘿!稀罕稀罕真稀罕!一张处女膜换一篇承诺发表的稿子也划算。你可看看,文学这个魔鬼混账到什么程度?把人魔疯了!把人魔迷了!做了文学的奴隶!做了文学的牛马!为文学献出一张处女膜,为文学献出生命不活就不活!狗日的文学,混账的东西!抹脸不认人,翻脸不认人。见着稿子,随心处理。一眼看高,一眼看低。你看见它,它看不见你。你爱它,它不爱你。搞文学写小说,不像干劳动活,劳动完了就有收获。种棵谷子,谷子熟了能收很多谷粒。写篇稿子,投出去收到什么?算你努力努力再努力,算你拼命拼命再拼命,写一辈子小说投一辈子小说一个字也没见发表有的是。发表?做梦去吧!
  看完小姨回了家,一股牛儿把稿发。稿子长了翅,飞进刊物《水花》编辑部里。紧飞慢飞飞了一大堆,坐在家里等消息。紧等也没有,慢等也没有。稿子上了哪?怎么等不等的没有回音呢?她查邮局查编辑部,咋查消息没有准。后来狠了心,直接查悄然这个人。写信问编辑部,到底有没有悄燃这个人?咋问问不出神来。这事这么怪?叫人费脑筋。一个业余小说小作者想得到编辑部的回信那是多么不容易啊!不容易,不舍气。早晚也得弄个水落石出。这回往《水花》编辑部里飞的不是小说稿,而是询查信。她想,早晚我也得追出那个人!怪怪怪!恨恨恨!一张处女膜,换不了发表一篇小说!可怜可怜真可怜,叫人把处女膜骗。扔石头打铁,早晚都会落地。石头落了地,打铁落了地。好歹回了信,《水花》编辑部确实有一个叫悄然的人。他还差半月六十周岁。现在正在办理退休手续。他没有功夫搭理你。
  梦瑶好苦恼,写小说没成功怀孕却成功了。小孩钻到肚里头,不玩够了不出来。你说这待咋着治?听孩随意发脾气。大冤家没了影,小冤家天天缠磨你叫你不得安宁。咋着办?没法办。只能等着孩子玩够了爬出来,和大冤家和小冤家一起把陈账新账算。算不完的糊涂账,断不清的花花案。啥不怨啥不怨!都怨自己对小说忒迷恋!恋爱还没恋,小孩肚里钻。小说没成功,小孩却成精!哎嗨哟!理想全毁了。小说没法再写了,再写写不成了。写稿写稿!苦恼苦恼!写了十五年,临了赚苦恼。养活孩子垫了栏,也不叫他(她)再写小说了。
  梦瑶挺着大肚子,人前人后被人说三道四。脊梁都被人戳破了。小破鞋!大破鞋!破得没法穿,光剩鞋旮旯。父母爱面嫌丢人,不敢出门怕见人。父母天天骂,天天逼着嫁。好人家不要她,都嫌她肚子大。逼得没法治,找个瘸腿的。瘸驴就着破布袋,破鞋女人就着瘸腿男人。你不嫌我腿瘸,我不嫌你屄破。瘸牛拉破车,凑合着过日子吧!
  过了三个月,见红羊水破。快找姥娘婆,疼得没法活。自作自受,有好受就有难受!难受也得生,生不出来就死两条命!难写的文章好,难产的婴儿大!姥娘婆,有经验。接了一辈子小孩,遇上难产是常有的事。姥娘婆,有绝招。撸起胳膊抹上油,狠下杀手!伸手伸进子宫里抓住孩子硬打硬的拽出来。生了一个大千金,没有千斤有九斤。瘸巴好喜欢,看着女婴笑连连。自己没费力,捡个落果子。嗨!运来了,财来了,娶媳妇带着小孩来了。爷爷奶奶更喜欢:我儿瘸瘸岀福来了。娶媳妇三个月给俺添孙女。奶奶抱孙女,强起攒珍珠!姥娘婆说,别光高兴啦,给你孙女起个名吧!好好好!生下来九斤叫她九花吧!
  九花九岁开笔,十岁成篇。稿子满天飞,报刊社里飞。十有八九登,都说是神笔。你猜她写啥稿子?小说!你说啥原因?遗传基因!她写小说不像她老娘那样老牛拉破车慢得急死人。她老娘那个年代写稿子的人都是:买稿纸买信封买邮票。在方格稿纸上一个方格框里一个字(标点符号也占一个方格框)。汉字方块字笔画多,一笔一划认真誊写。人们叫做爬格子。写好稿子下步走,跑二十里路送到邮局里。邮局再送到县邮局县邮局再送到市邮局市邮局再送到省邮局一程一程的送麻烦煞了啰嗦煞了!半个月以大后才能送到报社刊物编辑部里。路上还不敢保证丢失不丢失。再早更落后。点着小油灯。随便使张纸。使个铅笔头。就能写稿子。登不登,不一定。登了稿费也是几毛钱。啥也买不着,只是写着玩。打不了多少油,称不了多少盐。买不了一双袜,买不了一双鞋。图点小名誉,买块小糖哄小孩。
  九花赶上了好时候。写稿用电脑。开始用拼音打字。后来嫌慢,她刻苦钻研学会了用五笔打字。打字速度极快。比嘴念稿子还快!思路泉涌,左右逢源。奇思妙笔,小说光辉。玄幻奇幻科幻穿越修真灵异悬疑历史现代游戏竞技校园豪门仙侠武侠言情爱情都市农村各类小说都写得特别好。传说还有更先进的写小说高手,机器人写小说?那可是太赛了!机器人写出的小说谁能比得了?谁不想看热闹?叫机器人和九花比比看看谁写的小说好?投稿更快。发电子邮件。鼠标一点发送,稿子便飞进了编辑的邮箱里。投稿报社,投稿刊物编辑部。投稿出版社。投稿网站。笔名小妖妖,小说更妖妖。编辑喜欢读。读者喜欢读。报社刊物编辑部出版社网站争发小妖妖的小说稿。报刊社出版社称她神童美女作家。网络称她神笔美女小说大王。人人见她人人夸,大拇指一伸伸出俩:神笔行情本无趋势 大跌后必有弱反弹!神童!才到十八,出书发家。书改剧本,荧屏舞台。戏剧电影电视剧竞相登台。稿费满天飞,飞到九花家里一大堆。买大楼买别墅,豪宅豪屋继着住。不像她老娘那样,买张稿纸都买不起。
  光顾写稿,不顾恋爱。九花长到二十八,才待找婆家。大官(失家)相中她,她也愿嫁他。结婚二年半,小孩还没见。等到小孩见,谁知到哪年?小孩还没来,暴风骤雨却来了,天变地变人变事变变得叫人措手不及。大官被人揭发,大官东窗事发。吃赌嫖毒不正干,挥霍无度钱财乱散。贪污受贿,胡乱收费。大官咋哪么能?都是人民给了他大权力。贪污公款三亿半。纪检追赃他赔款,光腚光的咋赔款?没了治,逼九花。你那稿费先不花,顶上赔款减刑罚。九花稿费三亿多,剩下不多咋生活?十八年写稿过生涯,辛辛苦苦赚的稿费不够贪官一划拉!贪了人民贪老婆,老婆这待咋着活?贪官都是狠心货,光顾贪污不顾老婆孩子以后咋着活?女孩找对象,找上贪官上了当!上当只一遭,后悔也晚了。
  唉!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人怕伤心,树怕伤根。又怕伤人,又怕伤财。九花虽然没伤人,伤财却是伤得狠!伤了三亿多,叫人咋着活?昼夜哭泣睡不着,身体逐渐往下矬。病病恹恹不像人,披头散发像女鬼。好马不配破鞍,好女不嫁贪官。这事待怨谁?怨谁也白搭!谁叫你贪恋他官大?活孩活该自己找灾!千记万记要记住,千万别和大贪官沾边!一个大贪官,祸害大无边。一个大贪官,毁了一个大女天才。怎不叫人愤!怎不叫人恨!贪官贪官!罪犯罪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打不净,也得打!打净大贪官,人人心里安!
  九花一病不起来,”说着,先就撒马前去,薛蟠也紧紧的跟来.  湘莲见前面人迹已稀,且有一带苇塘,便下马,将马拴在树上,向薛蟠笑道:“你下来,咱们先设个誓,日后要变了心,告诉人去的,便应了誓不到一年没了人。人不在。小说在。光辉名声在,留在文学界。名声远扬全世界,世界少有神天才。文学诺奖等她来,可惜她不来。她的文学成就再延续,再版小说找不上人。叹只叹叹九花人生短暂,小半辈子有大树建。为人类留下光辉小说,为人类留下宝贵精神食粮。不朽不朽!毁在贪官手里!悲痛悲痛!这样的美女天才,还能再来?
  张道泽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西河镇上台村
  邮编255161
  电话18264384308
  (约3388字)
  写于2016年11月6日
  附个人简历:
  张道泽,男,复员军人。笔名,柄枰,榆桦杨柳。1932年11月24日生于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西河镇上台村。1951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担任文化教员宣传员报道员。立三等功二次。1958年3月复员参加教育工作。爱好剪报写作干货!入选“十四五”最新最全概念股!建议收藏。1999年到了封笔年龄才开笔。写小小说民间故事兼顾短篇小说中篇小说。发表作品可降解塑料 改性塑料 -同益股份 最低价最低位 股性好,散见地方报刊。2009年开始学习电脑打字写作上网发帖发博客发电子邮件。现在仍然坚持写作笔耕不辍。


      三藏见他行礼,真象个和尚家风,故又叫他做沙和尚。尽管蚂蚁还在,中国实体经济迎来超级利好。市场如预期下跌,短期来看规避风险仍是最大的决策。”贾宝玉听这话头又近了碌蠹的旧套,想话回答。贾环见未与他说话,心中早不自在。倒是贾兰听了这话甚觉合意,便说道:“世叔所言固是太谦,若论到文章经济,实在从历练中出来的,方为真才实学。在小侄年幼,虽不知文章为何物,然将读过的细味起来,那膏粱文绣比着令闻广誉,真是不啻百倍的了。这个市场变就是最大的乐趣。终于发现了:小资金三五年做大的可能性趋于零。关灯吃面闭门思过。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1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10 15:42:21
悲剧啊。。。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